曾因反对政坛“常青树”内塔尼亚胡而结成“历史大团结”的以色列现执政联盟,在6月13日其成立一周年前夕,面临着可能解体的动荡与不安

曾因反对政坛“常青树”内塔尼亚胡而结成“历史大团结”的以色列现执政联盟,在6月13日其成立一周年前夕,面临着可能解体的动荡与不安

曾因反对政坛“常青树”内塔尼亚胡而结成“历史大团结”的以色列现执政联盟,在6月13日其成立一周年前夕,面临着可能解体的动荡与不安
曾因反对政坛“常青树”内塔尼亚胡而结成“历史大团结”的以色列现执政联盟,在6月13日其成立一周年前夕,面临着可能解体的动荡与不安。当地时间6月6日晚,延长以色列法律对于约旦河西岸定居者的适用法案在以色列议会以58票对52票的结果遭到否决。该法案为西岸定居者提供了特殊法律地位,即将于7月1日过期,若未能获批,可能会让居住在西岸的以色列公民处于与巴勒斯坦人一样的军事司法体系下。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自始至终反对该法案的政府成员不得不违心投下赞成票,因为他们担心法案未能通过可能会导致一年前被推翻的前总理内塔尼亚胡再次上台。与此同时,为了搅局,真心支持法案的右翼反对派成员却投下了反对票。此次戏剧性的投票结果也表明,彼此立场和价值观截然不同的政党“捏”起的以色列执政联盟,已经开始走向事实上的分崩离析。“政治自杀式投票”以色列民法适用于西岸定居者的法案在1967年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的第三次中东战争后首次通过。但这属于一项紧急状态法,必须每五年延长一次,以往55年以色列议会在通过这项法案时从未遇到过如今这样的阻碍。这项法案实际上承认了西岸定居点是以色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为在西岸,近50万以色列人可以通过这项法案享受到以色列公民的权益,而约300万巴勒斯坦人却只能生活在军事统治下。在亲阿拉伯媒体及人权组织看来,这种局势相当于对巴勒斯坦人的种族隔离。一年前宣誓就职的以色列现执政联盟由8个政党组成,除了曾经领导过定居者游说团体的总理贝内特之外,还包括反对定居者建设的左翼政党,以及首次进入内阁的阿拉伯政党“联合阿拉伯名单党”(“拉姆党”)成员。对于他们而言,投票支持一项有悖于其意识形态的法案,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这种抉择方式被以色列媒体称作是“政治自杀式投票”。“昨天的一切显示了政府现在是多么脆弱。”来自以色列左翼工党的议员纳马·拉齐米6月7日对英国《卫报》表示,“我知道我的任务:支持这项法案,不要破坏我们的政府。即使他们这次毙掉了这项法案,他们也会以其他方式再通过一次。”事实上,支持两国方案的拉齐米原本可以投反对票,但她指出,在这个时刻投下反对票无异于反对当下这个得之不易的政府。现执政联盟囊括了从左翼到极右翼的各党派成员,最初将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唯一共同点就是摆脱前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执政和以色列多年的政治僵局。但目前看来,通过唯一的共同点来维持执政现状,实施起来极为困难。“这次联盟实验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它已经瘫痪了。”曾与“拉姆党”联盟的另一阿拉伯政党“阿拉伯复兴运动”领袖艾哈迈德·蒂比6月7日表示,“每个人都在昧着良心投票。昨晚我们居然让‘拉姆党’投票支持种族隔离。”蒂比表示,“阿拉伯复兴运动”否决了这一法案,“因为我们是议会中唯一真正投票支持自己信仰的派别。”若延长适用法或对其的法律修正案在6月底之前无法获批,西岸的以色列定居者将会自动归于军事司法体系下,这可能会让西岸以色列人的税收和警务系统陷入混乱,也会引起外界质疑巴勒斯坦囚犯被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中的状况,甚至导致以色列政府的垮台。没有内塔尼亚胡,是个问题并不是大多数议员不同意延长适用法。事实上,在目前的120名议员当中,可能有80至100人本身就支持这项法案。然而,以色列的政治目前困在了“内塔尼亚胡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分歧中,甚至超越了左右翼阵营的意识形态分歧。抛开这一问题,在参与执政联盟的右翼党派中,许多人在政治上其实更愿意接纳反对派。贝内特领导的执政联盟原本占有以色列议会120个席位中的61席。但4月7日,贝内特所在的统一右翼联盟党党鞭伊迪特·西尔曼宣布退出执政联盟和议会,这意味着执政联盟失去微弱优势,联盟与反对党席位比变为一比一,任何一个党派的退出都可能会让政府倒台。这种情况下,利库德集团也在拼命撬动更多执政联盟成员倒戈,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成功。“与往常一样,在我们输了一次之后,我们总会在下一次变得更加强大,赢得胜利。”以色列外长、现执政联盟的“设计师”拉皮德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然而,拉皮德目前也处于一个微妙的位置,若能成功度过危机,他将在一年后与贝内特轮换进入总理办公室,但若是此次动荡持续,他可能会面临与内塔尼亚胡的直接竞争。目前,民族主义政党“新希望”已经威胁,若法案无法获批,该党将退出执政联盟。“新希望”的退出将会为利库德集团等反对派提供触发举行新选举或组建新政府所需的选票,从而让内塔尼亚胡卷土重来。有媒体预测,在不到两年内的第四次选举后,今年年底以色列可能不得不举行第五次选举。但选举已经无法解决以色列政坛的问题。以色列公共广播公司(KAN)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以色列社会正在继续保持“向右转”的趋势,但如果现在举行新选举,支持和反对内塔尼亚胡的平衡仍不会被打破。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内塔尼亚胡从政坛消失,以色列几乎必然会出现一个基于主流支持的右翼政府,这个政府当中也会包括拉皮德这样的中间派。讽刺的是,尽管内塔尼亚胡被左翼和中间派憎恶,但正是72岁的他对总理位置的执着和对领导利库德集团的坚持,才能够让它们在现任政府中存在。伴随着政坛博弈的是以色列更加复杂的社会现实。根据以色列犹太民族政策规划研究所5月初发布的最新报告,以色列社会不同阶层之间的分歧正在变得越来越深刻。报告作者分析认为,这一变化背后的原因可能包括两年来四次竞选活动期间政客的挑衅言论,也包括很大一部分阿拉伯民众不支持阿拉伯政党参与执政联盟的事实。(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责编:庄鹏泽